中國的藥酒史

中國的藥酒的首要特色是在釀酒過程中或在酒中參加了中草藥,從藥酒的應用體例上分,可將藥酒分為內服、外用,既可內服又可外用的三大類。1、藥酒滋補酒用藥,講究配伍,按照其功效……

  中國的藥酒的首要特色是在釀酒過程中或在酒中參加了中草藥,從藥酒的應用體例上分,可將藥酒分為內服、外用,既可內服又可外用的三大類。

  1、藥酒

  滋補酒用藥,講究配伍,按照其功效,可分為補氣、補血、滋陰、補陽和氣血雙補等類型。《博物志》曾記載道:昔有三人冒霧晨行,一人喝酒,一人飽食,一人空肚。空肚者死,飽食者病,喝酒者健。此酒勢辟惡,勝於他物之故也。"從這則記載可以看到酒對健康的感召,但更能申明酒與葯之親近關係的內在身分還可從以下幾點獲得發掘。

  食葯合一:葯常常味苦而難於被人們接管,但酒倒是遍布受歡迎的食品,酒與葯的連絡,補充了葯的苦味的毛病,也改良了酒的風味。相得益彰。常常服藥,人們從心理上難以接管,但將藥物配入酒中製成藥酒,常常飲用,既強身健體,又吃苦此中,倒是人生一太快事。

  酒為百藥之長:《漢書·食貨志》中說:「酒,百藥之長」。這可以懂得為在浩繁的葯中,酒是結果最好的葯,另外一方面,酒還可以進步其它藥物的結果。酒與葯有密不成分的關係,在遠古時代,酒就是一種葯,前人說「酒以治疾」。「醫」的古文字是「____」,本身就是一種釀造酒。前人釀酒目標之一是作藥用的。可見在古代酒在醫療中的首要感召。遠古的藥酒大多是釀釀成的,藥物與酒醪同化發酵,在發酵過程中,藥物成分不斷溶出,才可以充分操縱。

  2、遠古期間的藥酒

  殷商的酒類,除「酒」,「醴」以外,還有「鬯」。鬯是以黑黍為釀酒原料,參加鬱金香草(也是一種中藥)變成的。這是有文字記載的最早藥酒。鬯常常應用於祭奠和占卜。鬯還存在驅惡防腐的感召。《周禮》中還記載:「王崩,大舉,以鬯」。也就是說帝王駕崩當前,用鬯酒沐浴其屍身,可較長時候地保持不腐。

  從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中出土的的一部醫方專書,後來被稱為《五十二病方》,被以為是公元前3世紀末,秦漢之際的抄本,此頂用到酒的藥方不下於35個,此中起碼有5方可以為是酒劑配方,用以醫治蛇傷,疽,疥瘙等疾病。此中有內服藥酒,也有供外用的。

  《養生方》是馬王堆西漢墓中出土帛書之一,此中共有六種藥酒的釀造體例,但可惜這些藥方文字大都殘斷,只有"醪利中"較為完整,此方共包含了十道工序。

  但值得誇張的是遠古時代的藥酒大大都是藥物是參加到釀酒原猜中一塊發酵的。而不是象後代常常應用的浸漬法。其首要啟事多是遠古時代的酒保藏不輕易,浸漬法輕易導致酒的酸敗。藥物成分還沒有消融充分,酒就變質了。採用藥物與釀酒原料同時發酵,因為發酵時候較長,藥物成分可充分溶出。

  我國醫學典籍《黃帝內經》中的《素問·湯液醪醴論》專篇曾指出:「自古聖人之作湯液醪醴,感到備耳」。這就說前人之所以釀造醪酒,是專為葯而備用的。

  《黃帝內經》中有「左角發酒」,治屍厥,「醪酒」治經絡不通,病生不仁。「雞矢酒」治臌脹。

  3、漢朝至唐朝之前的藥酒

  採用酒煎煮法和酒浸漬法起碼始於漢朝。約在漢朝成書的《神農本草經》中有以下一段闡述:「藥性有宜丸者,宜散者,宜水煮者,宜酒漬者」。用酒浸漬,一方面可使藥材中的一些藥用成分的消融度進步,另外一方面,酒行葯勢,療效也可進步。漢朝名醫張仲景的《金匱要略》一書中,就有多例浸漬法和煎煮法的實例。「鱉甲煎丸方」,以鱉甲等二十多味葯為末,取煅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斗,浸灰,候酒盡一半,著鱉甲於中,煮令泛爛如膠漆,絞取汁,內諸葯,煎為丸。還有一例「紅藍花酒方」,也是用酒煎煮藥物后供飲用。《金匱要略》中還記載了一些有關喝酒忌宜事項,如「龜肉不成合酒果子食之」,「飲白酒,食生韭,令人病增」,「夏月酣醉,汗流,不得冷水洗著身及使扇,即成病」。「醉后勿飽食,發酷寒」。這些合用知識對保障人們的身材健康起了首要的感召。

  南朝齊梁期間的馳名本草學家陶弘景,總結了前人採用冷浸法製備藥酒的經驗,在《本草集經注》中提出了一套冷浸法製藥酒的慣例:「凡漬藥酒,皆須細切,生絹袋盛之,乃入酒密封,隨寒暑日數,視其濃烈,便可___出,沒必要待至酒盡也。滓可暴燥微搗,更漬飲之,亦可散服」。這段話器重到了藥材的毀壞度,浸漬明間及浸漬時的氣溫對浸出速度,浸出結果的影響。並提出了多次浸漬,以充分浸出藥材中的有效成分,從而補充了冷浸法本身的毛病,如藥用成分浸出不完整,藥渣本身吸收酒液而釀成的華侈。從這段話可看出在那時藥酒的冷浸法已達到了較高的手藝程度。

  熱浸法製藥酒的最早記載梗概是北魏《齊民要術》中的一例「胡椒酒」,該法把乾薑,胡椒末及安石榴汁置入酒中后,「火暖取溫」。誠然這還不是製藥酒,當作為一種體例在民間傳播,故也可能用於藥酒的配製。熱浸法確實成為後來的藥酒配製的首要體例。

  酒不但用於內服藥,還用來作為麻醉劑,傳說華佗用的「麻沸散」,就是用酒沖服。華佗創造醉漢治傷時,沒有疾苦感,由此獲得開導,從而研製出「麻沸散」。

  4、唐宋期間的藥酒

  唐宋期間,藥酒補酒的釀造較為流行。這一時代的一些醫藥巨著如《備急令媛要方》,《外台機密》,《承平聖惠方》,《聖濟總錄》都收錄了大批的藥酒和補酒的配方和製法。如《備急令媛要方》卷七設「酒醴」專節,卷十二設「風虛雜補酒,煎」專節。《令媛翼方》卷十六設「諸酒」專節。《外台機密》卷三十一設「古今諸家酒方」專節。宋朝《承平聖惠方》所設的藥酒專節多達六處。除這些專節外,還有大批的散方見於其它章節中。唐宋期間,因為喝酒風氣稠密,社會上酗酒者也漸多,解酒,戒酒好像也很有需要,故在這些醫學著作中,解酒,戒酒方也應運而生。有人統計過,在上述四部書中這方面的藥方多達一百多例。

  唐宋期間的藥酒配方中,用藥味數較多的復方藥酒所佔的比重較著進步,這是那時的明顯特色。復方的增多表白藥酒製備整體程度的進步。

  唐宋期間,藥酒的製法有釀造法,冷浸法,熱浸法。之前二者為主。《聖濟總錄》中有多例藥酒採用隔水加熱的「煮出法」。

  5、元明清期間的藥酒

  元明清期間,跟著經濟,文化的進步,醫藥學有了新的成長。藥酒在清算前人經驗,創製新配方,成長配製法等方面都獲得了新的成績,使藥酒的製備,達到了更高的程度。

  這一期間,我國已堆集了大批醫學文獻,前人的可貴經驗遭到了元明清期間醫家的遍布正視,因此,在元明清期間,出版了很多著作,為清算前人的經驗做出了首要的進獻。《飲膳正要》是我國的第一部養分學專著。共三卷。天歷三年(1330年)刊。

  忽思慧為蒙古族養分學家,任宮廷飲膳太醫時,將累朝親侍進用奇珍奇饌,湯膏煎造,及諸家本草,名醫方術,並日所必用谷肉果菜,取其性味補益者,集成一書。書中對於喝酒避諱的內容,是很有事理的。存在首要的價值。書中的一些補酒,雖沒有具體記載,但都是很是有效的,在《本草綱目》中則有具體記載。

  明朝巨大的醫學家李時珍寫成了環球馳名的名著《本草綱目》,共五十二卷,萬曆六年(1578年)成書。該書集明及歷代我國藥物學,植物學之大成,遍布觸及食品學,養分學,化學等學科。該書在彙集附方時,彙集了大批前人和當代人的藥酒配方。卷25酒條下,設有"附諸藥酒方"的專目,他本著"輯其扼要者,以備參考。

  藥品多者,不能盡錄"的原則,輯藥酒69種。除此以外,《本草綱目》在各葯條目標附方中,也常常附有藥酒配方,內容豐富,佔領人統計《本草綱目》中總計藥酒方約為200多種。這些配方極大大都是便方,存在效葯少,精練易行的特色。《遵生八箋》是明朝高濂所著的養生食療專著,共十九卷,約成書於萬曆十九年(1591年)全書40多萬字,分為八箋,以卻病延年為中間,觸及醫藥氣功,飲饌食療,文學藝術等。此中的《飲饌服食箋》共有三卷,收釀造類內容17條。釀造類中的碧香酒,地黃酒,羊羔酒等,均為宋朝以來的名酒。此中一些是極有價值的滋補酒。別的在《遵生八箋》中的《靈秘丹藥箋》中還有30多種藥酒。《隨息居飲食譜》是清朝王孟英所編撰的一部食療名著,共一卷。咸豐十一年(1861年)發行。書中的燒酒條下附有7種保健藥酒的配方,製法和療效。這些藥酒大多以燒酒為酒基。與明朝之前的藥酒以黃酒為酒基有較著的辨別。以燒酒為酒基,可增長葯中有效成分的消融。這是近古代以來,藥酒及滋補酒類製作上的一大特色。

  明朝朱棣等人的《普濟方》,方賢的《奇效良方》,王肯堂的,《證治繩尺》等著作中編錄了大批前人的藥酒配方。明清期間也是藥酒新配方不斷湧現的期間。明朝吳?F的《扶壽精方》,龔庭賢的《萬病回春》,《壽世保元》,清朝孫偉的《良朋沉積經驗神方》,陶承熹的《惠直堂經驗方》,項友清的《同壽錄》,王孟英的《隨息居飲食譜》等都記載著很多時清期間湧現的新方。這些新方有兩個值得提出的特色:1補益性藥酒明顯增多。明朝吳__的《扶壽精方》藥酒門載藥酒方9首,方雖未幾,但集方極精,此中有馳名的"延齡聚寶酒",史國公藥酒等。在《萬病回春》和《壽世保元》兩書中,記載藥酒近40種,補益為主的藥酒佔領明顯地位,象"八珍酒",扶衰仙鳳酒,長生固本酒,延壽酒,延壽瓮頭春酒,長春酒,紅顏酒等都是配伍較好的補益性藥酒,有較大的影響。吳,龔二氏編錄的藥酒方,對明清期間的補益性藥酒的繁榮起了積極的感召。在前面所列的清朝書目中,也記載著數量可觀的補益性酒,此中的歸圓菊酒,延壽獲嗣酒,參茸酒,養神酒,健步酒等都是較好的補益性藥酒。與明清之前的藥酒相比,這一期間可說是補益藥酒繁榮的期間。2慎用性熱燥熱之葯。唐宋期間的藥酒,常常應用一些溫熱燥烈的藥物,象烏頭,附子,肉桂,乾薑等。這樣的藥物假如濫用,常常會傷及陰血。金元期間我國醫學界學術爭鳴非常生動,濫用溫燥葯的風氣遭到很多馳名醫家的批評。這對明清期間的醫學有深切的影響。故明清的很多藥酒配方採用安然安靜的藥物和補甸養陰藥物構成,這樣便可以合用於不一樣病情和機體狀況,使藥酒可以在更遍布的範疇中闡揚感召。明清期間還湧現了一批方論專書,作者著重研究用藥組方的規律,連絡精良丹方,從理論上闡述用藥事理和配伍規律,象明朝吳昆的《醫方考》,清朝汪昂的《醫方集解》。這此專著闡述配方時也觸及到藥酒。《醫方考》一書中就闡述了七種藥酒配方的組方用藥的事理和主治功效,基中包含虎骨酒,史國公酒,枸杞酒,紅花酒,豬膏酒等。這對促進藥酒配方的研究,領導準確應用起到了必然的感召。明清期間的藥酒在配製體例上,凸起閃現了在熱浸法的遍布應用上。適當進步浸漬溫度可使植物性藥材組織軟化,膨脹,增長浸出過程中的消融和疏散速度,有益於有效成分的浸出,並且還可以毀壞藥材中的一些酶類物質,加強藥酒的不變性,是以採用熱浸法對很多藥物來講存在更好的浸出的結果,是一種科學體例。

  民國期間,因為戰亂頻繁,藥酒研製工作和其他行業一樣,也遭到必然影響,進展不大。中華國民共和國成立今後,當局對中醫中藥事業的成長非常正視,成立了很多中醫病院,中醫藥院校.創辦藥廠,成長中藥事業,使藥酒的研製工作閃現出新的場合排場。藥酒釀製,不但擔負了傳統建造經驗,還吸收了古代科學手藝,使藥酒出產趨勢於標準化。為了加強質量辦理,還把藥酒標準列為本國藥典的首要內容。因為藥酒出產單位與醫療、科研部門進行科研合作,保障了臨床療效的靠得住性。特別是近十多年來,跟著中醫藥工作者和藥酒研究出產職員的配合努力,對中國藥酒的成長汗青,中國藥酒的特色和應用,工藝及質量等方面作了較為周全的歸納和總結,出版發行了很多專著,例如本書《中國藥酒大全》自1991年出版發行以來,共9次印刷,成為中醫藥專著中的一本暢銷書。這些著作的出版發行,反過去又鞭策了藥酒事業的深檔次成長。不但湧現一批質量靠得住,療效明顯,深受患者和大眾歡迎的藥酒產品,並且在藥酒的毒理研究、藥理研究及質量監測、建造工藝等方面均有敏捷成長。

  藥酒的成長,不但逐步滿足了國民大眾的需要,並且打人了國際市場,博得了國際友人的歡迎。我們信任,在不久的將來,存在中華民族特色和汗青悠長的,又合適古代科學程度的中國藥酒,必定和全體中醫中藥的成長一樣,為人類的健康長命,作出新的進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