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式足球,一切向快樂看齊

籃球場邊的那個籠子比來忽然「火」了起來。10米x16米x3米的小籠子,裡面老是一群腳法粗拙的孩子打著三對三,他們來自上海各個區縣。外面有一些圍觀女生,不時發出尖叫;還來了一些幹部模樣的人,他們幾回再三點頭。 ……

  籃球場邊的那個籠子比來忽然「火」了起來。10米x16米x3米的小籠子,裡面老是一群腳法粗拙的孩子打著三對三,他們來自上海各個區縣。外面有一些圍觀女生,不時發出尖叫;還來了一些幹部模樣的人,他們幾回再三點頭。

  創辦者有個「廣告片」似的理想——某個上海夜晚,弄堂口籠子里魚貫而出的幾個鄰家男孩,分別是大羅、小羅、小小羅……然而在採訪中,「籠中人」的設法主意卻從來沒有如斯輝煌過。

  起源

  熱情的南美洲,是桑巴的發源地,也是片足球熱土。在里約熱內盧的街頭,隨處可見踢球的孩子。一隻皮球破破爛爛,偏偏圍著一群赤腳、裸露著上身的少年,還有那一向在身後追罵的母親,肥胖的身體讓她上氣不接下氣。

  幾年後,孩子長大了,他們中有人成了羅納爾多,終日遊走在對方禁區內被喚做「外星人」;而個中一些,成了舵手,流浪在大西洋和印度洋之上,終年伴隨他們的是一望無際的蔚藍色和死板無味的生活。於是,這些愛好足球的舵手們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他們在卸了貨后的船艙內擺開了陣地,自發玩起了三對三足球賽,船艙成了天然樊籬,不需要擔心皮球飛到海上。

  [拓展]

  籠中爭鬥更刺激

  剛剛大學卒業的小趙坐在籠子外頭的板凳上歇息,白色T恤的背後已經滲出滴滴汗漬,隊友們還在籠子裡面「搏鬥」,「挺累的,」才踢了半個小時不到,小趙就已經「出籠」歇息了兩次,「我是特意從普陀區趕過來的。」籃球場外,連續串地停著10多輛助動車,一群20出頭的年輕人自動組成了車隊,每周末都找地方HAPPY。

  「開始只是來這裡打籃球,後來發明旁邊放著一個籠子,還以為是裝什麼動物用的,結果一問,說裡面可以踢足球。」於是,召集了車隊夥伴,人人都認為挺別緻和刺激的,「以前就看過NIKE廣告,自己在籠子裡面踢的時刻倒是有那麼一點感到,」小趙說起來的時刻,一臉享受的樣子,「當然,廣告裡面的籠子加倍精緻,畢竟是做過效果的。」

  這就是比來廣受關注的上海「籠子足球」,籠子佔地10米×16米×3米,由鐵絲網做成。

  最初激發上海市泗涇足球黌舍校長丁龍發設立籠式足球的就是NIKE在2002年推出的「蠍斗」廣告。一年半前,兩個鐵籠同時出爐,一個被放在虹口足球場旁,別的一個被丁龍發放在黌舍里以便教授教化應用。

  假如不是籃球場的爭吵時常出現,或許這個籠子不會出現在新涇鎮籃球場的盡頭。「一些孩子帶著足球到籃球場上踢球,把兩邊的籃球架當成球門,一占就佔去了兩個籃球架,於是同來打籃球的孩子發生了爭執。」這切實其實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在籃球場上踢足球,既不安然,又影響別人,於是丁龍發就將籠子從黌舍搬了過來。

  「其實,我們照樣想來打籃球的,」順著小趙的手望去,一大片籃球場上,黑糊糊的一片都是人,旁邊還有很若干年坐著,等待有少焉契機能夠打上一把籃球,「籃球場地太重要了,我們在等的時刻就順便來旁邊踢踢足球。」

  不過,也有一些愛好踢足球的少年,專門大老遠地跑來踢籠式足球,曾經參加過業餘足球賽的小張就是一個足球痴迷者,「黌舍和體育場的足球草皮要保養,不會開放,一些開放的場地收費又太高,只能來這裡過過腳癮,不過假如有大的草皮場地踢足球,我絕對不會選擇這裡,畢竟沒有邊的場地踢起來才爽。」

  本來就狹小的籠子,又因為四周都是鐵絲網,小張在踢球的時刻都不敢往上撞,「撞上去總會有點疼,」離網還有一米時,小張就收了腳,然後將皮球「砰」地往網上踢以前,皮球反彈回了他腳下,「反正這裡沒有邊線和底線,也就是沒有出界的概念。」

  「而且場地太滑了,經常會摔倒,」穿戴膠底跑鞋,小張仍然認為很險,「情願是水泥地,也比現在鋪層塑膠來得好。」因為是在籃球場上放個籠子,沒有特意改造,所以籠式足球今朝的「草皮」就是一層塑膠,很輕易打滑,而且也沒有畫禁區線,就像一個「毛胚房」,「我們只能也許的估算禁區和發球點,反正人人一路玩的都是同夥,差不多就可以了。」

  打開鐵門,小趙又走了進去,持續和夥伴們「耍」足球,「犯規了,犯規了,罰點球。」依據籠式足球規則,任何犯規都罰點球。小王背對這球門,「不要偷看哦!」小趙沖著小王喊道,「啪」,小王用腳後跟射出的球撞在了邊網上,偏離了球門,「哎喲,真臭!那麼近都罰不進!」「你以為很輕易啊,我後面又不長眼睛,你來罰罰看。」

  小張站到了罰球點上,小王擋在球門前,本來就一個半圓的門被蓋住了一半,「來來,用頭射門……」雙方打成了14平,只能靠罰點球來決勝負,於是,新一輪的爭鬥又開始了……

  [推廣]

  一切向快樂看齊

  娛樂性

  「快樂足球」是中國國家足球隊前主教練米盧曾經倡導的足球理念,現在,籠式足球同樣以這四個字為中間思惟。不主張抵觸觸犯,畢竟玩籠式足球的人都不是職業運動員,作為大眾體育推廣的籠式足球,是為了讓周邊的居民可以有一個健身的地方。

  「去年我們對本市青少年做了一個查詢拜訪,主題是『我最愛好的體育項目』,結果列在第一位的是足球,」上海市體育局群體處副處長王家瑾說,「而青少年佔據了群眾體育很大的比例,黌舍的操場上,小區里曠地上,經常可以看見踢足球、打籃球的少年。」

  不過推廣籠式足球也要隨機應變,「我們不會所有地方都放一個,也要看適不適合。」王家瑾說,像新涇鎮,常住人口8.4萬人,加上流動人口近15萬,屬於高密度室廬區,周邊又沒有黌舍和體育場,籠式足球在這裡每年能有100小我閣下光顧。

  觀賞性

  「那麼大個籠子是用來幹嘛的啊?踢足球?聽上去蠻好玩的,不過這個籠子不怎麼好看。」一些第一次看到籠式足球的人都這樣表示,光禿禿的一個鐵籠,銹跡斑斑,空關著的時刻切實其實不怎麼美觀,「現在,我們是在想辦法對籠子進行改造,或許今後會用其他的材料。」當時用鐵絲,丁龍發也只是為了節約成本。

  不過,一旦有人在裡面踢球,觀賞性照樣挺大的,一些愛好足球卻不愛好「野蠻運動」的女孩,也可以坐在籠子外欣賞一場攻防轉換極快的足球,最重要的是,不用怕被足球砸到。「所以,我們沒有將籠子全封閉,沒有罩頂棚,也沒有在周圍擋防護欄,就是為了保持它的觀賞性。」丁龍發說。下個月15日,全國省體育局局長會議在上海召開,到時刻人人會具體評論辯論籠式足球的推廣,今後在上海的各個地方,都可以看到籠式足球了,甚至高架下面,過往行駛的駕駛員可要「小心」了,切切別被籠子里的激烈排場吸引忘了開車。

  商業性

  「到今朝為止,我們還沒斟酌過商業方面,本身就是群眾體育,是為群眾辦事的。」王家瑾表示,一旦推廣,製作籠子的費用將由上海市體育局承擔,不會以盈利為目的。

  這個月中旬,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來上海時也已經參觀過籠式足球,並予以了肯定,表示要在全國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