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時閉上眼睛是啥滋味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白居易的《長恨歌》將女性眼神中的脈脈柔情描寫得淋漓盡致,讓人浮想聯翩。生活中女性似乎生成就明眸善睞,可是,比來的一項查詢拜訪卻註解:大部分女性在性生活過程中眼睛卻是閉上的……&nb……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白居易的《長恨歌》將女性眼神中的脈脈柔情描寫得淋漓盡致,讓人浮想聯翩。生活中女性似乎生成就明眸善睞,可是,比來的一項查詢拜訪卻註解:大部分女性在性生活過程中眼睛卻是閉上的……

  她這是在想什麼呢

  我愛好在微弱的燈光下做愛,因為在這個時刻,我的愛人似乎換了別的一小我似的,她的頭髮、眼睛、嘴唇是那麼的完美、性感,讓人無法抗拒。我很陶醉於那時的她。她臉上那種欲拒還迎的神色讓我熱血賁張,激情似火。

  別的我還有個發明,在性生活過程中,從來都是我看她,她卻從不看我,她老是一向閉著眼睛,有時刻甚至持續到性生活停止后很長時間。她這是在想什麼呢?

  摘自一封讀者來信

  閉上眼睛,享受性愛

  對生活中很多工作,人們都是熟視無睹、熟視無睹的,直到聽別人提起,才恍然大悟--「啊,我也是這樣的!」面對這封讀者來信,信任大部分丈夫都邑有同感吧。

  首先應該說,當女性進入性高興階段后,血流會加快,內滲出也會起感化,因而臉頰就會出現淡淡的紅暈,皮膚也會是以變得更有光澤、更富有彈性,再加上女性自身的精神煥發,自然會顯得比日常平凡好看一些。當然,昏暗燈光的感化也不容忽視,這相符一個基本美學道理:朦朧創造美。

  那麼,為什麼這位妻子總愛閉上眼睛呢?

  假如讀者中有人對這個問題感興趣,不妨回想一下自己的全部性生活過程。

  在一般情況下,這個過程中的所有動作都是由男性來完成的,因而男性除了要在這方面辛苦氣外,還要分神去收集來自對方的反饋,以便對自己的行為做出響應的調劑。

  比擬之下,女性所負的責任就要小得多,她們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心思全放在心理活動上,盡情地體會和享受性的愉悅。

  既然要追求體會和享受,當然照樣閉上眼睛好一些(我們並不消除有時睜一下眼睛的情況),即使性生活停止后好長一段時間,也不願意把眼睜開。這和我們日常平凡欣賞音樂的時刻愛好"閉目傾聽"是一個事理。

  講到這裡,信任很多男性同夥應該懂得自己的妻子為什麼會閉上眼睛了吧,可是她們閉上眼睛的時刻又在想些什麼呢?

  對現實進行美化

  因為在性生活中女性不需要太多的行為投入,這就促進了她們心理活動的活潑。

  當然,在這種時刻,她們想像的內容不會與正在進行的性生活完全沒有關係,但既然是想像,它就不會與現實重複,而是對現實進行美化。

  比如,做愛時情況不佳,她們卻可以想像自己正置身於藍天白雲之下;對方的動作不甚理想,她們卻可以想像自己被那些動作弄得神魂倒置;過性生活時心情不好,她們卻可以想像自己心情十分美好;她們甚至可以在性感觸感染一般的情況下,想像自己已經獲得了極大的知足。

  既然想像有如斯妙用,為什麼還要睜開眼睛呢?

  只不過是為了增進性感觸感染而已

  我想,好多做丈夫的聽了剛才的解釋後會長長地舒一口氣:"啊,原來是這樣!"自己的妻子在閉起眼睛來時心中所想的不過是這些而已。

  是的。說到底,妻子的想像也只不過是為了增進性感觸感染而已。漢子們懂得了這些之後,也許會感到很有趣,但有需要提醒各位丈夫,先別高興得太早。嚴肅的問題還在後頭呢。

  性幻想,性愛的優越催化劑

  讓我們再來看一封讀者來信。

  我和丈夫娶親3年多了,一向以來我們的性生活都不是很調和,我從未沒有達到過性高潮,我想這可能與我丈夫的邊幅有關,他的臉曾經被火燒傷過。

  這種想像讓我完全達到了高潮

  直到有一次,我在性交過程中朦朦朧朧地將自己的丈夫想像成了一個長相英俊的同事,這種想像讓我完全達到了高潮,丈夫說我從來沒有這麼熱情過。

  今後每一次的性生活,我都邑用這種想像讓自己知足,但事後我又認為異常忸怩、害怕,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變成了一個壞女人……

  有一次和丈夫做愛即將達到性高潮時,我一時落空控制,喊出了這位男同事的名字,結果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夫妻關係異常重要。丈夫認定我與那位同事有那種關係,而我也是有口難言,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性幻想越是瑰異、虛幻,它的不良影響就越小

  性生活是豐富多彩的,出現了與我們的傳統熟悉不相相符的工作並弗成怕。

  但有一點我有需要說明,性學研究註解,性幻想越是瑰異、虛幻,它的不良影響就越小,反之,性幻想越是具體、越是真實,對現實中的性伴侶的威脅就越大。

  有一位與丈夫情感甚篤的妻子這樣向我講述和分析她自己的這種性想像:

  這種想像剛出現時,我害怕極了,甚至困惑自己心靈深處藏有罪惡的念頭,於是我便努力去捕捉那個形象。

  慢慢地我發明,那個形象很陌生,有時刻我甚至很難看清楚他,就似乎是個抽象的存在。我能肯定他不是我的丈夫,但我又認為他能在很多方面與我丈夫成為同一小我。

  也許是我年輕時太浪漫了,總願望能趕上一個白馬王子,才產生了這種想像。後來我決定把這種想像告訴丈夫,他是個很開朗而且明理的人,聽了我的講述,便讓我不要加以理會,索性就把這個形象當成他的另一個化身好了。

  按他說的辦法做了之後,我的那種想像竟然開始削減了。當那個形象出現時,我也不像早年那樣認為心坎不安了,反而認為很有意思。

  夫妻在性生活過程中,作為獲得性歡樂的一種催化劑,我們鼓勵性幻想。為了避免不愉快的工作發生,在進行性幻想時,儘可能想得瑰異一點、虛幻一點,反正這是一種想像而已,裝在你的頭腦里,別人不知道,比如說你可以想像和你做愛的是某位你所欣賞的片子演員,或想像正處在某個小說的情節中,等等。

  男性也一樣

  有一位男性同夥在諮詢中曾經說過,他把自己的妻子想像成黛安娜,假如沒有這樣的想像,他就達不到性高潮。我對他的想像給予積極的肯定。

  我想,假如這位師長教師能夠永遠保持這樣的想像而不出現問題(反正妻子也不知道),他的妻子就永遠像我們所仰慕的大眾情人那樣年輕、漂亮、性感、富有征服一切漢子的魅力。

  相反,我不贊成那種異常具體、異常真實的想像,比如將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想像成自己身邊所傾慕的同事,就像上面那封信中的女性一樣,很輕易在激情難抑的時刻因為"走火"而影響夫妻情感,這種教訓應該汲取。

  性幻想與精神疾病

  對上面的讀者來信,有人提出了這樣一種看法,他們認為,男性在性重要未能獲得釋放之前,面部肌肉拉得很緊,甚至會出現痙攣,因而神色難看,所以女人不願意睜開眼看。她們寧願閉上眼睛,在心中想像正和自己合為一體的是一個英俊瀟洒的美鬚眉而不是自己的丈夫。

  你可以說這種看法是荒謬的,至於敢不敢承認是別的一回事,然則你不能由此而抹煞這樣的事實:根據性學專家的查詢拜訪,有相當一部分女性在性生活過程中有過類似這樣的想像,並能以此增加自已的性高興。

  一旦明白了這個事實,很多男性會認為難看,以為是自己的形象與能力不濟,才使得女性產生性幻想。而很多女性自己也會對這種性幻想認為不安、忸怩,因而有意地抑制它。其實,這兩種設法主意都是缺點的。

  性幻想可以成為一種性刺激,彷彿是一種"心理春藥",是以常見於在手淫與做愛時用來激發性高潮的情況。假如做愛時對性伴侶不敷知足(如勉強結合的夫妻),往往經由過程幻想(想像與別的傾慕的情人做愛)才能達到性高潮。

  平日性幻想的內容以追求歡樂的性愛活動為主,但也有少數人會幻想被強姦或受性虐待。從精神分析學角度看,有兩種解釋:

  ①潛意識內的進擊本能與性幻想結合起來,假如指向性對象,則構成虐待性對象的幻想;假如指向自身,則構成受性虐待的幻想。

  ②在傳統的性壓抑思惟影響下,婦女往往會對性行為存在著羞辱或罪惡感,假如在性幻想中想像自已是主動願意追求性生活的,就會引起自我的忸怩或焦炙;

  這時經由過程「反相形成」心理防衛機制,幻想成被強加於自己的"強姦"行為,就可允許自己既享受到性快樂,又可為自己找到辯解的來由。

  總之,性幻想是一種普遍的心理現象,平日是無害甚或有益的。

  它既可作為性高興的"心理春藥",也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替代不能實現的性追求而獲得部分性心理知足。

  然則,假如過分沉溺於性幻想的白日夢中影響了正常生活,甚或幻想過分瑰異並堅信是真實的,就屬於病理性幻想或妄想了,可能是精神決裂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的表現,這就應當尋求精神科醫生的贊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