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勾魂 紐扣的誘惑

小S請玉女梁詠琪給男朋友鄭伊健的舌功從1到10當中打個分數,梁詠琪一臉緋紅,掐指算了一會,才害羞地評了滿分。請重視:她是「害羞地」!可是這實在不影響她曾是「婚前第三者」的地位,因為她是從別的一個「琪」那邊接辦鄭兄的。……
  小S請玉女梁詠琪給男朋友鄭伊健的舌功從1到10當中打個分數,梁詠琪一臉緋紅,掐指算了一會,才害羞地評了滿分。請重視:她是「害羞地」!可是這實在不影響她曾是「婚前第三者」的地位,因為她是從別的一個「琪」那邊接辦鄭兄的。玉女也有「欲」望,只不過,她會把它潤色一番,因而持續像個「玉女」,而不是「欲」女。就比方新婚之夜,你誠然不是處女,可是可以「像個處女一樣」地嬌羞、怕痛、無措。這是一種姿勢,一種女式的性表演。

  「韓國瑪丹娜」 金元萱的寫真集正熱賣中,她可以濃艷也能夠崇高,香肩驚險熱辣地漫至乳溝可是又此地無銀地戴頂墨西哥帽撲火,不論在海邊、在室內,不論是薄紗或網衫,金元萱的兩點都含混可見。請重視,仍然是「含混可見」的描畫。金枝玉葉的誘惑,也要爭奪像出水芙蓉,而不是像撥光羽毛的鴿子。

  比來在聽杜德偉的一首老歌「脫失落」,他很饒舌地鼓勵大家脫失落外套、脫失落內衣還有虛偽等等。實在,「脫」不再是甚麼驚世駭俗的事了,只不過,此刻尋求的是,要脫也要脫得有藝術,如同把妓女改稱為「性工作者」,把性慾或肉慾委宛地叫「情慾」,圖得就是高雅。此刻絕對不是談性色變的年代,赤裸反而不再是出位,最多只是出格。情緒化的凋謝后,性,就需要一些更完美的盤曲表白,出格對女性而言。

  不過,有人形而上地回絕做「金枝玉葉」,因為感到清純就是「冷」,美好就是鄉土,實在,她也能夠艷,可以媚。如同穿旗袍,也能夠把古典的性感給「鎖」得呼之欲出。最首要的是,分寸感的掌控。中國人對審美也有一種很中庸的哲學,一樣,對女性的性感、情慾也不喜好走尖端,喜好中和,喜好此地無銀三百兩。

  情慾是女人一盞橘紅的燈,也是女人美好的晚餐。在文明社會,對女性而言,色、性應該做為一種「舉動藝術」去經營。不成否定,一向以來,不論古今中外都有一群人的情慾被以各類如貞操、純粹、專一等等的來由所限制,這群人就是女人。可是,翻身了,不需要翻開所有的紐扣證實本身的乳峰是朝上的;也沒必要為了證實本身不是情愛賓語,而煞有介事地做面具女權、喊豪宕標語,言必及麥當娜,用器官寫作,高舉性慾大旗為本身壯膽……

  男女劃一,但絕對不是讓女人都變成男人,而是按照本身汗青的文化的、和心理布局的不一樣,閃出女性特色的性藝術。男人或許喜好把性慾誇張成太陽,女性的情慾則可以醜化為月亮,男人感到焚燒才過癮,女人或許更喜好把玩著一點螢火蟲,少一些功利「性」,而多一些情調情趣。性,是為了歡愉,而不是跟男人鬥氣,或一爭是非。你要記住:男人喜好女人說「我要」,可是也最怕女人說「我還要」,男人是尺寸動物,所以對分寸、尺度的掌控出格敏感,小心揮灑你凋謝的措施與豪情的溫度。

  性感「晚娘」鍾麗緹公開「勾魂之道」,此中包含舔嘴唇、微微張開紅唇、拋媚眼、用眼神勾魂和用腳指調情等等。可是,她仍然看好 "猶抱琵琶半遮面"、"插柳不讓春知道"的神韻,確實那更能刺激人的豐富想象力,乃至令人著魔出神,如醉如痴。羞怯是人類最天然、最純粹的豪情現象,它是一種感應難為情、不好心思的心理舉動,它常常伴跟著甜美的驚恐、異常的心跳,如同花朵臨風,躲也是風騷。

  偶露崢嶸,絕對比平鋪直敘的裸呈有效。紐扣之所以比拉鏈性感,是因為後者太趁熱打鐵了!「玉女」的反動,不用然是「欲女」,金枝玉葉,也能夠演繹最動人的性感。我喜好章子怡一頭長長的捲髮,很有女人味,有種良性的騷,而不是妖。感到不做神就非要做妖,是古代豪宕女對男人最大的曲解,男人是喜好「壞女人」,可是,壞女人不是真的變壞,而是給人「感觸有些壞」。是的,「壞」是一種激動人心的表演,是性感舞台里的第一流的「境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