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偏方先讓中醫把把關

看過魯迅的小說《葯》的人一定都很熟悉個中所提到的民間偏方人血饅頭,然而,這個荒謬的偏方並沒有奏效,華小栓照樣死去了。民間偏方,顧名思義,就是指民間流傳、無醫學典籍記載,也未普遍上市出售的土藥方……

  看過魯迅的小說《葯》的人一定都很熟悉個中所提到的民間偏方人血饅頭,然而,這個荒謬的偏方並沒有奏效,華小栓照樣死去了。

  民間偏方,顧名思義,就是指民間流傳、無醫學典籍記載,也未普遍上市出售的土藥方。這種藥方廣為流傳,簡便易行,省錢省事,對於一些疾病能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然而,並非所有的偏方都是良方妙藥,假如選擇應用欠妥,也很可能造成得不償失的嚴重後果。

  民間偏方很奇怪

  自從一本名為《不生病的聰明》的健康攝生類書本風靡以來,很多讀者趨附者眾。尤其是書中一些被稱為奇效良方的民間偏方,都被一些讀者奉為經典,並且照方抓藥服用。

  一位長滿青春痘的女白領在吃了很多中西藥后,也沒趕走憎惡的痘痘。據說有同事在照著暢銷書《不生病的聰明》中所說的生吃泥鰍降火清熱,便也想照做試試。生吃泥鰍的步驟為:先將泥鰍洗凈,切掉頭,掏空內臟,剁碎,然後生吃。雖說剛吃的人肯定不習慣,等習慣今後,不用切碎,整條泥鰍就可一口吞。據說能治嗓子疼痛等上火的癥狀,比吃中藥還管用。可她吃了之後也沒見奏效。除此之外,她還從同夥那裡聽來了一些民間偏方,比如生吃螞蟻能減肥、生吃蠍子能美容等。

  患有痛風的馬師長教師,幾經治療也沒有取得療效。據說蠶蟲泡酒可以治痛風,且藥效明顯,於是抱著試一試的立場找同夥購買了一瓶,雖然看著泡了許久的蠶蟲十分噁心,但為了治病,照樣憋著氣喝了幾杯。

  誰知,這「秘方」並沒有起到神奇的功效,反而加重了病情。醫生說,痛風根本就不能隨便碰藥酒,而且這種藥酒成分不明,假如含有毒素很可能造成生命危險。

  偏方可治病也可致病

  民間偏方為何時而神效,時而卻又危及健康?流傳已久的民間偏方該若何應用才安然適合?記者就此問題諮詢了成都中醫藥大學藥學院的相關教授。專家認為,現在廣為流傳的民間偏方部分是有效的,但更多的還需要謹慎應用。民間偏方大都是根據以往經驗產生的,其療效在很多情況下都是因人而異的,在這小我的身上見了效果,並不見得在別的一小我身上也會奏效果。」以藥酒為例,一些藥物經酒精經久浸泡,藥性會有所變更,再加上成分搭配,操作方法上的欠妥,很可能導致出現有毒成分,使病情加重。

  再如泥鰍,一貫被譽為「水中人蔘」,在營養學及醫學上具有較高的價值。中醫認為,泥鰍味甘、性平,能調中益氣、祛濕解毒、滋陰清熱、通絡補益腎氣。《本草綱目》中記載,泥鰍有「暖中益氣」之功效。生泥鰍外面的那層滑液能清肝、利膽、消炎,能使女人面色紅潤。但生吃泥鰍就沒有科學依據了,一般它們都攜帶有大量寄生蟲,生吃輕易患病;但泥鰍富含一定的蛋白質,煮熟了吃營養很好。至於生吃螞蟻、蠍子,更是輕易致病。

  還有一部分人對偏方不懂得,道聽途說,應用欠妥,因而也會造成偏方「致病」。如大蒜,其抗菌消炎的感化已經獲得了證實,但對於慢性腹瀉等病症,食用大蒜的效果並不明顯,過量食用,還可能引起急性胃炎,出現腹痛等不適癥狀。

  應用偏方應遵醫囑

  專家認為,對於醫生來說,即就是一些早已公認有效的民間偏方,也只能用做參考,不隨意馬虎應用於臨床。現在,很多人都還抱著大病進病院,小病靠偏方的缺點思惟,認為能省則省,無礙大局,這樣往往會貽誤治病的最佳機會。根據相關規定,用作治療的藥物至少得知足安然和有效的要求,而民間偏方沒有經由相關試驗,在一定程度上缺乏科學依據。

  當然,對於一些普遍被證實有效的民間偏方,也可以進行應用,但一定要留意明確偏方的名稱和成分,留意是否含有有毒成分。此外,因為偏方成分不明確,如遇和其他藥物合營應用,需要留意響應的禁忌,一旦碰到不適的情況,應急速停葯,專家提醒人人,民間偏方的應用一定要慎之又慎,最好在醫生的指導下應用。

  相關閱讀:謬誤偏方四則

  魚膽能明目退火 現代醫學證實,魚膽具有生物毒性,個中的氫氰酸、組織胺及魚膽汁等物質會引起胃腸道、心肌以及腦細胞的損害,而且,魚膽毒素耐高溫,又不會被酒精所破壞,無論生吞,熟吃或用酒沖服,都輕易發生中毒,嚴重的將引著急性腎功能衰竭。

  喝醋化魚刺 食醋是一種弱酸性液體,長時間浸泡魚刺、蛋殼等物可使其脫鈣而軟化。可是魚刺卡在咽喉部,飲用食醋時,醋在咽喉部逗留的時間很短,弗成能達到軟化的目的。反而大量食醋對消化道潰瘍患者可使病情加重,甚至誘發上消化道大出血。

  「黃葯子」清熱解毒 「黃葯子」常見於一些游醫秘方,聲稱能清熱解毒、涼血止血,但個中含有毒素,如體內累積這種毒素跨越15至30克,極有可能造成滅亡。

  腹瀉時吃生蒜 大蒜中含有蒜氨酸和蒜酶,在胃中可生成大蒜素,具有較強的殺菌能力。經常食用能對腸道有害菌起到抑制和殺滅感化。腸胃炎引起的腹瀉卻不能食用大蒜,否則會加重對腸壁的刺激,促使腸壁血管進一步充血水腫,從而加重腹瀉。